六条鱼

突发奇想的猫耳

完全没有细节可言的摸鱼

这电脑色差是真的没救了......

我不管翔翔在我心中是最帅的!(咆哮)

我.......尽力了

只能撸成这样了

这大约能算是我画过完成度最高的小英雄了......

冬阳(序)

冬阳
乌维冬的集市一如既往地充斥着腥味和呵斥。快到冬天了,太阳吝啬得不肯再多放一点温暖,成了天边一个可有可无的白色影子。这样阴冷的天空总是引起人们一些不好的联想,譬如迷茫,譬如绝望。而这些都随着战争阴霾的到来儿无限放大。
边关就要失守了。
这些日子,围墙里,草丛边,檐瓦下,栅栏旁,总有细微地低语,关于战争,关于死亡,关于生存。战争带来的惊恐包围了整座城市,渗入人们神经,无孔不入。
晚上醉醺醺回家的汉子多了,小隔间里女人和孩子的哭泣和尖叫也多。当然这又引起了更深的绝望。
令人庆幸的是,似乎还是有好消息存在的。
——知道吗?圣职者就要到这里来了,为咱们祈福。
——我知道......这算是王还没有放弃我们的意思吗?
——是的......应该,应该就是这样。
当然也有另外的解读,不过没人想说出来。这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了。
留下来的大多是最底层的平民,这片土地里有一辈子的房产和生存凭依。离开是死,留下也是死。一丝一毫的生存可能都牵动着神经。
凛冬将至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嗯……突然开的一个脑洞,落难者露×圣职者耀,当然更新期限是鬼知道——毕竟马上就要长弧而且坑品不咋的

扑克设定的阿尔弗雷德

冬天的太阳吝啬得不肯施舍更多的光辉,成了空中一轮可有可无的白影。几只觅食的鸽子尖叫着企图冲向较为温暖的室内,却又摔到了那道魔法屏障上,发出不甘的咕咕。
窗外,仅能望到无边的天和草原。但可以想象不远处的热闹集市,市井小民的私语和叫骂,懵懂幼童的追逐和哭泣......
还有千里之外的大军压境。
稍微用力,指间的宣战书便被魔法碾成星星点点的粉末。
哈,果然吗,黑桃国多么难得的一次天灾,这样的机会当然不会被放过。
低笑几声,任由垂下的金发挡住眼中再明显不过的暴戻。
不过仅凭如此便想侵我土地想得也太过容易了些。我的黑桃国,可没那么不堪一击。
抬头,嘴角的弧度放大,手指不轻不重地敲击这随身携带的手枪。
多久......没有带过一场真正地战争的呢?
抬头盯着北的方向,许久不曾有过的愤怒混杂着兴奋几乎让人有些迫不及待了。
“我的骑士和王后,准备吧,为了即将到来的屠杀和战争。”
“胜利属于自由和正义的我们——”